琴川巴士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李夜夜

游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9-25 22:1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
发表于 2009-9-25 22:3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应该把一院门口到元和桥的花坛全部拆了.
: m% d+ o$ M* X' ?3 d经常会出现4-5部公交同时到站,挤啊!!!
! t! E$ S  H) o# K还有站台居然正好把一院的几字大字挡了,吴刚也不抗议下
发表于 2009-9-25 22:5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酒量好咯
发表于 2009-9-26 06:0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帖子要顶,写的真有趣~6 L& R% U- C+ U$ Y. X4 y2 [1 i
看来LZ在公交已经干了不少年头了?还开过123, 是那几辆SK6105吗?5 e8 a! q& A" @) T7 k8 I
下次吃面去湖苑菜场那里的宏丰吧,我每次回常熟都要去那里吃,感觉不错~哈哈~
发表于 2009-9-26 10:1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名字好@113:
, N$ O, ~% s( m! O( b3 a7 |
: r$ b+ e+ F& c! J+ Q7 e[ 本帖最后由 xzj 于 2009-9-26 10:17 编辑 ]
发表于 2009-9-26 11:53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真好,夜夜才是当真的名不虚传呀!让我不觉肃然起敬!
+ M5 E4 E5 G+ o, ^, t5 M, W继续~~~~~
发表于 2009-9-26 14:29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风SK6105你见过吗?
发表于 2009-9-26 21:0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连载..N年后出书@126: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9-26 21:3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十】
9 t: G) O8 M# A三工的最后一天,随着休息天的来临,暂时会忘却疲惫,也或许我真的没感到疲惫。天气回暖,暖到一大早就要出汗,为了追求浑身的惬意,我让乘客们关闭窗户,打开了空调。一个圈圈滚回来,进站倒茶。今天是六个圈圈的班次,而且下班也不太晚。
% Y$ m% f0 W. o: r) R4 h, O+ H- Y; j在管理站和同事们吹了五六分钟牛皮,发车时间到了。戴上蛤蟆镜,拎着茶杯准备继续革命。哪知道一上车,车子却怎么也发不动,赶紧叫来机务老马,帮忙一起用备用电瓶串联车载电瓶,我们的俗语叫做“傍电瓶”,晚发了三分钟,车子倒是弄响了。
0 m. l$ Z* O7 X4 {% V7 z开到理工学院没敢熄火,怠速了十分钟,估计今天的柴油费得多了。第二个圈圈滚回去,我把车上的电闸全部关闭,因为看仪表发电机在充电,万一漏电又会发不动。
- o  K; Y: {) }/ O2 S6 J担心的事再次发生,这辆车居然拉了闸刀还是没能发动,这回站长推着备用电瓶赶过来,我还质疑他会不会“傍电瓶”,他让我放心,只管去车上点火。
# W+ \) x! q2 S" B6 y第三个圈圈是吃完午饭后了,我知道这车肯定还不行,所以决定去车间里,一时不知道是电瓶不好,还是马达,还是发电机的毛病,我以为会有预备司机帮我去搞定的,结果站长说,你情况了解一些,你就停一圈自己去修吧。8 j( e! G+ V- G
进了车间,找来了电工,他拿着万用表在车上不断的测试,最后的结论是:开了空调,充电不够,发电机不行了。其实他也面有难色,这么热的天,地沟也没有,在太阳底下拆卸发电机,再更换一个,对他一个人来说是一项大工程了。可这是他份内的事情,不得不做。我同情的拍拍他肩膀,换吧,迟早要换的。
. c) F, S, f) ]; e$ k修理工的休息室环境简陋,所有的凳子上都油光可鉴,但是有空调。我也不在乎自己的白色工作衣,躺在了黑乎乎的长凳上,空气中混合着汗酸味和机油味。这种味道对催眠显然毫无帮助,不过我依旧睡着了。
4 H: F* L! @: [, r: h当车间主任来叫我的时候,我吓了一大跳,他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,告诉我车修好了,让我赶紧走人。其实我即使马上出去也无法改变停一圈的事实了,看了看手表,小样才修了半个小时。我找到电工,问他情况如何,他说,应该没问题了。
) u; p$ X; `  g4 W' L8 B回到管理站,抽了两根烟,迷迷糊糊又睡了半个小时。这一折腾,6.4元没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9-26 21:34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十一】
4 v& f; q( p% i" C$ j休息了一天,去了兴福寺喝了杯茶,几个同事,几杯香茗。来来往往的人都似曾相识,又仿佛完全陌生,这世界本来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看到一个熟悉的陌生人,想来想去想不出来是谁,直到他离去,才想起他是去年在银丰阁096聚会时坐在大圆桌上的一个人,可惜名字忘了。& ^! H) ^1 Z0 |% A0 Q
茶叶是自带的,同事对于茶叶的要求很挑剔,他说他不抽烟,可是花在茶叶上的钱绝对不会比两天一包中华少,可见他茶叶档次之高。可惜我对茶叶是外行,如果给我泡上一杯糖开水也足以让我满意。) S, A' s( s7 M4 u) Y2 k
看者参天古木,看着亭台楼榭,我想起了二傻所谓的庙里,不禁哑然失笑,这的确在一般普通百姓眼里是一座古庙而已。远处一撮一撮的人,我在想,二傻是否也在其中呢?% [) S* Z# ]- @3 w
休息总让人留恋,因为它过得太快了,前提是内容很丰富的话。1 e% |# J  l$ c4 `
白天黑夜交替后,我又坐进了驾驶室,道貌岸然的开始了运送客人的任务,星期天倒是人不多,当然,大爷大妈还是不辞辛苦的要选择出游的,他们的兴致显然要比年轻人好得多,说实话,我从没有鄙视过老人,相反我总觉得这个社会爱幼已经超越了尊老,所以,在公交车上,我总是力求要尊敬老人的。但我还是要友情发一点微乎其微却又不得不说的牢骚,有的年纪实在太大,走路都成问题的大爷大妈,就不要上公交车了。柴油车的起步力道很大,万一司机离合器抬起得稍微快一点,大爷大妈又没抓住扶手,很容易四脚朝天的。几年前我师兄开123时,一个起步,一位八十开外的大妈顺势坐在凳子上,(凳子啊,要是地上还要严重)结果尾椎骨骨折,花费了不少钱。
+ @  c: `$ C3 A: g9 O泰慈花园站有个老人,年纪也不小了,腿脚很不便倒也罢了,而且脑袋也不太好使,他几乎每到一站就要问,他要下车的地方到了没有,要求我提醒他,他是老乘客,不说我都知道他哪里下,关键是,第二天再乘到他,他又不认识我了。/ I% M8 z* r$ ?! N3 R
我相信,所有的司机看到年纪格外大的老人都心有余悸的,我一直在纳闷,这么老的老年人,家里子女怎么放心单独让他们出来的,真的很奇怪。3 Y" i3 w6 U4 r( t' Q
今天是末班,开完结束,路灯也亮了。白天越来越短,黑夜越来越长,不过我喜欢黑夜的感觉。调度室里的夜班司机正在吃晚饭,闻到香味,马上胃部收缩,我喝了一口白开水,然后把剩下的倒进花坛。( d. d4 R% S: x' L6 b9 E% x
发动我的二轮奔驰,奔向利民健身房!
1 F, u5 h/ P' `8 k8 `$ M1 m! X) {
: b! C6 ]  Y* V) E7 ^% V2 K[ 本帖最后由 李夜夜 于 2009-9-26 21:39 编辑 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9-26 21:3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十二】: V1 O1 }1 V- |' c0 Y2 {
秋老虎厉害啊,一早上就热得很不爽,多日前的连绵细雨一度让我认为这个夏天会过得很舒服,而台风的来临更加坚定了我对这个凉夏的信心,以为有暖冬就一定会有凉夏的存在,看来我错了!
, x& R' Y2 `; f8 b) I8 X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婶粗暴的向我吼道:“要热死了,怎么还不开空调?”我本不想搭理她,可她坐在后排嘀咕嘀咕丝毫没有停嘴的意思,甚至拉拢别的乘客奚落我不开空调的严重后果,仿佛,我是一个天生凉快的人!  h! t# n- k3 V1 c% o8 ^# t
我扭过头,和颜悦色的说道:“那你们把窗户关上吧,我开空调。”/ J2 b% L  g8 x) I( h) K
世界终于安静了。
) |0 Q1 h' ^( m0 X* {& q理工学院站,我躲在车上看书,有人敲门,我按下前门开关,上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妇女,原谅我用了这个比较男性化的形容词,可事实上,她真的很黝黑。- ~& f0 z7 y: n3 Z5 r6 m
“客运站到吗?”她谨慎的问我。8 ?6 ?% @: B" d' C7 w7 |+ h
我继续看书,没有抬头。从鼻子里哼出了一个子:“到。”0 J) Z7 l' D$ J$ h4 o. e
“多少钱?”她应该在掏口袋。9 p9 m1 z6 F0 V# [3 D1 a% i
“两块。”我继续很冷漠,与其说我失去了对待乘客该有的热情,还不如说我保持着惯有的职业冷漠,就像医院里挂号的医生,戴着大口罩的护士,以及行政管理中心各个窗口的嘴脸。我此时和他们保持着高度的一致,而且心安理得!7 x0 Z. m! @1 M( s# q
她终于从裤兜的死角挖出一张皱得跟草纸似的一元纸币:“我只有一块零钱,可以吗?”
, Z$ l) V% }" o/ R  M: v% y8 [“不行的!”我终于看了她一眼,以及那张脏兮兮的一元纸币。$ ?0 G( Z) N3 D  k. O4 ?$ x. s
“那你找吧。”她另外一只手里攥着一张红色的纸币,从颜色上来看,那是百元大钞。
. Y' ~# N6 @- a1 Q2 T“没有找钱的。你下去换了再乘吧,下一班。”我不耐烦的说道,马上要发车了,手头的故事还有几页没看完。
1 s0 A7 @7 }/ Y% x她面有难色的看着我。最终还是下了车。. W( N$ h' o1 F2 f
我看完那结尾精彩的几页,发动汽车,上了路。三环路上,一个孤独的背影走在右侧的道路上,那是一个黝黑皮肤的妇女在默默的前行。我开过她身边,看了看她,发现她也看了看开过她身边的公交车。1 r/ d  R) M& R( a
这一刻,我后悔了,其实我应该让她上车的,心里有些酸,她去新客站估计还要乘车,难道她要走去吗?因为一块钱把她拒之门外的我是否太残忍?$ S+ z$ y# d: W3 F
我真的后悔了!  v  |) x4 [1 j+ Y  B* R* l
下午继续热,每次开门进入封闭的车厢内,就有一股热浪,空调似乎也不能缓解。车厢内即使开着空调,可温度计上还是显示着31°,最低的时候也要28°。心烦意乱。
2 q7 z/ Q4 l6 j" C站内的黑板上写着安民告示,似乎知道我们开车都心绪不宁,难道告示犹如清风拂面,让我们心旷神怡?显然不是!2 J6 I/ s* Q7 @9 Q& g6 Q
每周一,各个站的领导如象基督信奉耶稣,做忏悔,做祷告,做斋戒,做弥撒般的开会,雷打不动,天雨不改期!站长及时让我们领略领导们的宏伟计划,政策方针。给我们灌输最先进的理念,从而更好的为公交事业奋斗。对!小事管不好,怎么管大事?应该从小事抓起!我站在黑板前,死记硬背,深刻反省,大彻大悟,脱胎换骨,痛改前非,凤凰涅槃。; j9 k- G: R* `+ T/ l- z' z+ I
一阵尿急,急忙上厕所了。
发表于 2009-9-27 15:1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每天三篇@111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琴川巴士网 ( 苏ICP备08119812号-1 ) 琴川巴士站

GMT+8, 2019-3-27 09:34 , Processed in 0.06861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苏公网安备 32058102001056号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